染料涨价,生产商宁毁约也不卖?浙江印染企业反击开始

江苏响水“321”重大爆炸事故已过去一月有余,然而由此带来的染料行业震动却仍在持续,伴随全国多地化工企业停产整顿,近期以来,染料市场价格短期暴涨。


市场的突然变化也给下游印染企业带来困扰,日前,绍兴柯桥区印染工业协会,已号召抵制少数染化料生产企业不正常大幅抬高染化料价格的行为,扰乱印染企业的正常生产秩序。


印染龙头企业航民股份在4月22日举办的投资者接待会上称,因当前染料市场不合理地大幅涨价,公司暂停染料采购,而何时重启采购,取决于后市染料市场。


究竟染料涨价到什么程度,印染企业与上游供应商将如何解决?近日,记者连续实地走访绍兴柯桥多家印染企业和行业协会了解情况。


染料几乎全部大幅度涨价


从绍兴柯桥区往北一路向海边,一辆辆装载着白坯布的卡车越来越频繁地出现。顺着它们一路走到钱塘江的入海口附近,就是滨海工业区,这里聚集着印染重镇绍兴柯桥区的108家印染企业。


根据《柯桥日报》的报道,柯桥区印染年产能100亿米,占全国产能的1/3,是全国最大的印染集聚区。同时,印染行业占整个柯桥区经济总量的20%以上,有近8万人从事相关工作。


“这几天几乎每隔两天就会向朋友打听几个主要染料的价格,按照现在的价格,光(购买)染料的成本直接就上涨40%~50%,下半年铁定亏损。”周星(化名)名下的印染厂去年刚刚完成升级改造,可还没正式开足马力投产,就面临着产出即亏损的难题。“说实话,染料价格在响水爆炸案发生前已经有一波上涨,按照往年的走势,进入三四月份价格会有一定的走稳,但今年明显不同。”周星说道。


从对多名印染企业主的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自江苏响水“321”重大爆炸事故发生以后,从第二天开始染料企业出货减慢,随后价格抬高的情况愈演愈烈。


根据上涨的供货商报价,用途最广泛的集中染料中,分散黑ETC 300%从38元/公斤涨到了70元/公斤,S-GL翠兰从160元/公斤涨到了500元/公斤,ZBLH兰100元/公斤涨到350元/公斤,红玉30元/公斤涨到60元/公斤,大红30元/公斤涨到60元/公斤。


“染一种布,需要用到大概几种到十几种不同类型的染料,往年的染料涨价一般都是几个品种涨价,印染厂还可以通过调配接单控制自己的成本。但如今染918搏天堂官网下载 料几乎是全部大幅度涨价,涨得最凶的分散染料,基本涨幅都在70%以上,多的涨了100%到150%,其他类似酸ag亚游官团 性染料活性染料也同样有20%至50%的涨幅。”周星表示。


有厂商宁赔违约金也要囤货?


记者了解到,一般年产值近亿元规模的厂家,受限于流动资金的压力,会在染料备货方面储备两到三个月的原料,从3月21日至今,眼看着储备染料即将见底,价格却越涨越高,“能看到的就是亏损,这两个月靠着一些储备,再小批量进一些高价染料,还能勉强过活。”周星说道:但过后的日子如果依然这么高的话,下半年就是亏损了。


对此,绍兴柯桥区印染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从已有中小印染企业反映的情况来看,染料涨价出现非理性的现象,除了价格存在故意炒高的问题,中间商、业务员甚至部分生产企业自身也存在“囤货”现象。“染料价格飙升,有企业遇到供货商以缺货为由,拒绝履行已有的合约供货,甚至宁愿赔付违约金也不履行合约。”这位负责人说道。


另一家当地排名靠前的大型印染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柯桥区内大部分印染企业已达成共识,希望对染料不正常暴涨的现象进行抵制。


“说实话,对于我们比较大规模的印染企业来说,一方面我们的染料储备比较充足,至少目前为止我们还有三到六个月的原料储备,另一方面,相比小企业,我们能够以更实惠的价格获得原料,对我们来说生存不是问题,但目前交易市场出现了惜售、囤货这样极度混乱的迹象,我们认为未来对整个行业将会产生危害。”上述企业负责人表示。


浙江省印染协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指出,针对目前出现的染料涨价的情况,希望供求双方能够相互体谅,以沟通的方式缓解矛盾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不仅柯桥区的印染企业发声,急剧增长的染料成本让航民股份这样的印染龙头也不堪重负。


航民股份董事长朱重庆近日公开凯发直播 表示,响水“321”重大爆炸事件发生后,上游染料行业价格出现了上涨。其实,爆凯时ag娱乐app 炸事件的本身,对原材料染料的影响不是很大。w66利来官网 但是,如今各种染料型号的产品出现大幅上涨,是由于市场炒作。他认为,市场在炒整个染料行业的停产整顿预期。这比爆炸事件本身的影响要大得多。双重因素的叠加,就出现了现在的染料价格的大幅上涨。


不过,在抵制的同时,又应该如何解决上述问题?上述柯桥印染协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协会希望通过政府相关部门联系行业,采用对话协商的方式解决,不过他也承认,目前努力的效果甚微。    


印染企业寡头优势进一步加强


记者注意到,近年来,染料涨价已经历多轮,相关业内人士表示,近年来染料生产企业相对于印染企业来说,在议价能力上始终处于优势,一方面是限产等原因,确实造成染料生产企业生产能力趋紧。另一方面,染料企业的寡头化格局让上游有更强的定价能力。


记者了解到,爆炸事件,首先影响的就是染料中间体间苯二胺的国内市场格局,据了解,间苯二胺除了大量应用在分散染料,还会用在活性染料几个大品种里面,比如活性黑,活性黄。“也就是说,间苯二胺尽管用量较少,但属于多种染料都需要的原料,其供给直接影响着相当比例的染料生产。”相关印染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。


此前,国内生产间苯二胺的主要有3家企业——浙江龙盛、天嘉宜化工和四川红光,浙江龙盛是其中产能最高的公司。


上述浙江印染行业负责人对记者分析指出,爆炸事件发生后,出现了苏北园区分散染料产能关停整改等情况,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。以浙江省内为例,以浙江龙盛为首的分散染料生产龙头企业,价格话语权进一步提升。此外,全球范围内来看,分散染料制造商主要在中国,短期内无法依赖进口解决国内分散染料的市场供应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染料涨价,生产商宁毁约也不卖?浙江印染企业反击开始